快捷搜索:  as  test

不止是“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这么简单…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各大小培训机构闭业,有能力的机构纷纷转战线上寻求庇护,内容上线就意味着获得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和勇气。不过,从线下转战线上,不止是“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这么简单……

  5月19日下午,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的疫情防控第六十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指出,6月2日以后,经各地检查验收、审批同意后,校外培训机构可以开展线下培训服务。苦撑几个月后,众培训机构终于盼来了曙光。

  早几个月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各大小培训机构闭业,有能力的机构纷纷转战线上寻求庇护,上线即意味着获得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和勇气。然而,线上的征途也并非一帆风顺,获客成本、运营成本、师资成本……巨大的线上生存成本压力之下,经历了疫情洗礼的各类培训机构,应该会对“线上模式”有更多的感触和考虑。

  在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上,清华大学附属小学的教师焦玫在给六年级的学生讲授《城南旧事》的阅读要点,课堂上,她将教授内容和音乐、插画、影视片段等多媒体手段结合起来,取得了不错的教学效果。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自2月开启“停课不停学”行动以来,线上教育就高调地走进了公众视野。

  较短的时间内,学校课堂、培训机构纷纷组成直播大军,通过网络连接到守候在电脑、平板前的各个学生。不过,在这场线上狂欢中,对于那些以市场为本的培训机构而言,这更像是一场破釜沉舟的“背水之战”。

  化妆、试镜、放教案……早上7时许,倪墁蔓做好上述准备工作后,熟练地打开手机软件,进入直播和“粉丝”见面。在做主播前,她的身份是深圳某艺术培训学校的一名音乐老师,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培训学校的所有线下培训课程按下了“暂停键”,没有课程任务,艺术培训老师们只好到网络上寻找机遇。倪墁蔓介绍,有三成左右的培训学校同事进入了直播行业。

  进入直播行业前,倪墁蔓一度认为直播仅仅是“露脸唠嗑”。不过,适应了45天的直播环境后,她对此有了新的认识。“选择好平台后,工作目标都是音乐教唱,只是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直播这么多天我还是比较适应的。”

  市场环境“变天”了,各大教辅机构也在忙着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疫情发生后,包括卓越教育、学而思在内的各大课外辅导机构,纷纷备好线上教学设备,开展线上授课技巧培训,为线下老师的上线做准备。

  先不论各培训机构转战线上的成效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新的防疫形势下,内容上线就意味着获得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和勇气。不过,从线下转战线上,仅仅是“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这么简单吗?

  “线上教育的生存成本主要有获客成本、运营成本、师资成本等。” Qkids久趣是一家专注于提供在线教学服务的教育机构,其创始人、CEO傅旭天告诉记者,“获客难、流量贵是线上教育普遍面临的问题,流量红利带来的粗放增长难以持续,同时,线上教育还需考虑到长远发展,不能只追求速度和规模,而放松对内核实力、用户体验等的优化。

  高获客成本、低转化率、低留存率同样让疫情前专注于线下教辅的培训机构较为头痛。卓越教育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线教育不仅是一场流量争夺战,它的“烧钱”更体现在其高技术投入。“面对疫情,我们线上课程是在自研系统和第三方系统的支持下同步开展的,公司近几年投入了较多的资源用于研发、系统的中后台,在2018、2019年,此方面的投入均有上亿元”。

  不止企业,从线上到线下,学生也可能会产生不适应的心态。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复课后,卓越教育的老师表示,帮助同学们处理好线上和线下的衔接过渡,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因为线上学习期间,有同学可能会存在作息时间不规律、散漫等情况,回到线下课时就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当前,“神兽”陆续“回笼”,回归传统的线日下午,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的疫情防控第六十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指出,6月2日以后,经各地检查验收、审批同意后,校外培训机构可以开展线下培训服务。苦撑数月后,线下教育迎来了曙光。不过,人们不禁好奇,随着复学复课节奏加快,疫情过后,火热的线上培训会逐渐冷却吗?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袁振国对此持否定态度。“线上教育并不是简单地将线下教育移到线上,如果线上教育只是线下教育的翻版,那势必只能起到临时替代或补充的作用。”袁振国认为,线上教育可以突破所有人在同一时间、按同一进度学习同样内容的限制,可以各取所需;可以突破老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这种“以教定学”的模式,实现以需定学;可以突破老师讲学生听的模式,变被动为主动。“互联互通和不受时空限制,为线上教育提供个性化的教育功能提供了可能”。

  研习在线教育多年的傅旭天对此深有体会:“未来线上教育的深度、广度都将会发生变化,教育行业将迎来线上线下融合联动的时代。”卓越教育对此也持类似观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未来,为满足学生不同阶段的需求和学习目标,需在线上线下教学场景中提供不同的服务,实现‘以学生为中心’而不是‘以课程为中心’的教学模式”。

  袁振国在浙江东钱湖教育研究院的微信公众号“湖畔问教”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要以这次大规模线上教育的成功运用为契机,实现线上教育的转型升级,为提供可选择的教育创造可能,为大规模的个性化教育探索未来。“这为每个教育部门、每所学校、每位教师、每个家庭都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同时也提出了变革的要求。”袁振国说。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各大小培训机构闭业,有能力的机构纷纷转战线上寻求庇护,内容上线就意味着获得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和勇气。不过,从线下转战线上,不止是“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这么简单……

  5月19日下午,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的疫情防控第六十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指出,6月2日以后,经各地检查验收、审批同意后,校外培训机构可以开展线下培训服务。苦撑几个月后,众培训机构终于盼来了曙光。

  早几个月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各大小培训机构闭业,有能力的机构纷纷转战线上寻求庇护,上线即意味着获得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和勇气。然而,线上的征途也并非一帆风顺,获客成本、运营成本、师资成本……巨大的线上生存成本压力之下,经历了疫情洗礼的各类培训机构,应该会对“线上模式”有更多的感触和考虑。

  在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上,清华大学附属小学的教师焦玫在给六年级的学生讲授《城南旧事》的阅读要点,课堂上,她将教授内容和音乐、插画、影视片段等多媒体手段结合起来,取得了不错的教学效果。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自2月开启“停课不停学”行动以来,线上教育就高调地走进了公众视野。

  较短的时间内,学校课堂、培训机构纷纷组成直播大军,通过网络连接到守候在电脑、平板前的各个学生。不过,在这场线上狂欢中,对于那些以市场为本的培训机构而言,这更像是一场破釜沉舟的“背水之战”。

  化妆、试镜、放教案……早上7时许,倪墁蔓做好上述准备工作后,熟练地打开手机软件,进入直播和“粉丝”见面。在做主播前,她的身份是深圳某艺术培训学校的一名音乐老师,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培训学校的所有线下培训课程按下了“暂停键”,没有课程任务,艺术培训老师们只好到网络上寻找机遇。倪墁蔓介绍,有三成左右的培训学校同事进入了直播行业。

  进入直播行业前,倪墁蔓一度认为直播仅仅是“露脸唠嗑”。不过,适应了45天的直播环境后,她对此有了新的认识。“选择好平台后,工作目标都是音乐教唱,只是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直播这么多天我还是比较适应的。”

  市场环境“变天”了,各大教辅机构也在忙着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疫情发生后,包括卓越教育、学而思在内的各大课外辅导机构,纷纷备好线上教学设备,开展线上授课技巧培训,为线下老师的上线做准备。

  先不论各培训机构转战线上的成效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新的防疫形势下,内容上线就意味着获得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和勇气。不过,从线下转战线上,仅仅是“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来”这么简单吗?

  “线上教育的生存成本主要有获客成本、运营成本、师资成本等。” Qkids久趣是一家专注于提供在线教学服务的教育机构,其创始人、CEO傅旭天告诉记者,“获客难、流量贵是线上教育普遍面临的问题,流量红利带来的粗放增长难以持续,同时,线上教育还需考虑到长远发展,不能只追求速度和规模,而放松对内核实力、用户体验等的优化。

  高获客成本、低转化率、低留存率同样让疫情前专注于线下教辅的培训机构较为头痛。卓越教育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线教育不仅是一场流量争夺战,它的“烧钱”更体现在其高技术投入。“面对疫情,我们线上课程是在自研系统和第三方系统的支持下同步开展的,公司近几年投入了较多的资源用于研发、系统的中后台,在2018、2019年,此方面的投入均有上亿元”。

  不止企业,从线上到线下,学生也可能会产生不适应的心态。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复课后,卓越教育的老师表示,帮助同学们处理好线上和线下的衔接过渡,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因为线上学习期间,有同学可能会存在作息时间不规律、散漫等情况,回到线下课时就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当前,“神兽”陆续“回笼”,回归传统的线日下午,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的疫情防控第六十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指出,6月2日以后,经各地检查验收、审批同意后,校外培训机构可以开展线下培训服务。苦撑数月后,线下教育迎来了曙光。不过,人们不禁好奇,随着复学复课节奏加快,疫情过后,火热的线上培训会逐渐冷却吗?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袁振国对此持否定态度。“线上教育并不是简单地将线下教育移到线上,如果线上教育只是线下教育的翻版,那势必只能起到临时替代或补充的作用。”袁振国认为,线上教育可以突破所有人在同一时间、按同一进度学习同样内容的限制,可以各取所需;可以突破老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这种“以教定学”的模式,实现以需定学;可以突破老师讲学生听的模式,变被动为主动。“互联互通和不受时空限制,为线上教育提供个性化的教育功能提供了可能”。

  研习在线教育多年的傅旭天对此深有体会:“未来线上教育的深度、广度都将会发生变化,教育行业将迎来线上线下融合联动的时代。”卓越教育对此也持类似观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未来,为满足学生不同阶段的需求和学习目标,需在线上线下教学场景中提供不同的服务,实现‘以学生为中心’而不是‘以课程为中心’的教学模式”。

  袁振国在浙江东钱湖教育研究院的微信公众号“湖畔问教”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要以这次大规模线上教育的成功运用为契机,实现线上教育的转型升级,为提供可选择的教育创造可能,为大规模的个性化教育探索未来。“这为每个教育部门、每所学校、每位教师、每个家庭都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同时也提出了变革的要求。”袁振国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